•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那一天,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,蓦然听见,你诵经的真言。
         那一月,我转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。
         那一年,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
         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来世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仓央嘉措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这幅XX驴友手抄的诗联,挂在飞来寺“守望6740”客栈的酒吧大堂里,字迹有些歪斜。六世达赖-仓央嘉措,曾经是雪域藏地最高贵的王,却自诩为人世间最美丽的情郎。被汉译极力修饰的诗句无力掩盖他平淡而执着的语气,佛法与爱情,是最高深的参悟,还是最虚无的痴迷?

     

    阅读全文请点击标题

  • 南疆节略 - [痴话连篇]

    2007-10-23

       从喀纳斯出来后,大雪终于不期而至。翻阅天山的公路被冰雪封闭,巴音布鲁克的无法按时到达,打乱了我们原先的计划。当机立断,我们放弃了伊犁的行程,立刻掉转马头,经吐鲁番,库而勒,轮台至喀什,开始了我们南疆短暂的行程。

     

    阅读全文请点击文章标题

  •   到处走得多了,才会渐渐觉得杭州的好.无论是身边的风景还是身边的人.

      不咯唆了,扔点杂乱的上来.

     

    阅读全文请点击文章标题

  •  

          你一会看我
          一会看云
          我觉得
          你看我时很远
          你看云时很近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顾城
          刚从云层里钻出来,就站在了这里。适才的伸手可及突然变的如此遥远,遥远后又突然变得如此清晰,仿佛人与人的距离。这让我想起很久前念过的这首小诗。
          巴郎山口,海拔4750米。它和折多山口如同两个巨人封锁着成都平原与高原山区的联系。高海拔的空气失去了重量。风变得没有体积,他吹过你的时候就是直接穿透过去,仿佛想要从内里带走些什么,让人猛觉起一股凉意。弯腰抓起一把雪,这里的雪呈晶体状,完全不同于江南的概念。如沙粒般从指缝里滑落,在风中展开,更象是沙漠里的尘埃,展现出远离了水的气质。岩石是千万年被冰割裂出来的,极度锋利。层层片片如同刀口,在阳光下显现着原始的质感。这里尽管人迹罕至,五巾幡和玛尼堆却拼命地装点着神的痕迹。远处的四姑娘山余脉--金字塔山被阳光映得雪亮,头顶着光环,腰上缠着厚厚的云海,那里一定不是凡人的世界。
         三年来的第三次入川,本来是要给我的四川画个句号的。直到我第一次站在这里--巴郎山口,我犹疑了。遥望着318国道弯弯曲曲地穿越,留下了无数个发卡弯。一环套一环的公路,有时候明明已经是咫尺之遥,却无可奈何地扭过头去,直到无数个辗转后才复相见。站在这个至高点,可以分明地看到来和去的路。一样的蜿蜒曲折没有尽头,然而他的蜿蜒曲折却毫无悬念,没有一个岔道,只此一径,你能选择的不是前进就是后退。这样倒反而变得简单了。
         日光斜了,雪映出七种光彩来,巾幡发出列列的声音,云朵在眼前舒卷。汽车收音机里正放着韩红的那首<<天路>>.司机用他嘶哑的声音和着那一句清冷冷的高音.....站在巴郎山口唱,因为不知道何时会再来,站在巴郎山口唱,因为前面路还有好长。

     

    阅读全文请点击文章标题